网友回答:

别人怎么想的,我不知道。但是我是不想死了以后,回村里安葬的。

我的老家,是山西省中部黄土高原上的一个丘陵区山村。我在十六岁考上中专以前,一直生活在这里:上学、割草、干农活儿、捡煤核儿……几乎什么农活都干过。

我从二十岁步入社会,并且接过了养家糊口的冢庭重担后,就离开了家乡,在外地打拼了近四十年。期间,养大了三个侄儿侄女,并给其中的两个安排了工作;独力赡养了两个老人,并且在他们八十六岁、九十岁的时候,分别送了终。又在今年国家建设新的国道时,重新迁坟合葬了。算是彻底完成了赡养老人的任务。

但是,我是死了以后,不打算回故乡安葬的。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:

一是父母生前,与本族一家以及左邻右舍的关系,都形同水火。凡是与人发生矛盾,都是走极端的做法。所以到后来,仇人越来越多,矛盾越积越大。和我奶奶丶我亲二叔都几十年不来往,本族的人几乎都有深刻的矛盾。

比如在安葬我妈的时候,因为我父亲还在世,安照风俗习惯不能进祖坟。需要寄埋。找了“先生”,选了一块地。种地的人不同意——原因是几十年前,我父亲和她因为一件小事,发生了冲突。动手打了她。打得她十来天都下不了地……

我找了个人前去说合,人家才说算了吧!看在俺孩的面子上,不和你大计较了……

今年因为修路迁坟合葬时,种我们祖坟那块地的邻居家不同意——三十多年前,我父亲修建窑洞时,我哥和他有矛盾。欠了他的运砖费不给。现在要往他责任田里迁坟,他不同意。后来我和他协商了两次,拿我哥的一块同面积的责任田和他换了,才解决了这个问题。

以后要是我死了,孩子们都没有在村里生活过。和谁也不认识,农村的人又欺生,逮着了就使劲儿“扎冤大头”。回去安葬,不等于是挨宰吗?

比如我们小时候的一个同龄人,他十六岁考上师范后,十八岁一毕业,就没有再回村里——父亲在城里工作,把他妈也办到厂里的商店上班了。前几年,他的父亲去世了,他回了老家,在祖坟里请了阴阳先生点了穴。墓坑挖好了,等到安葬的那一天,责任田的主人拦住了——要青苗费和占地赔偿金,并且一收就是几十年的。

最后找了村干部说合,尽管不是狮子大开口,漫天要价了。也出了好几万——不埋吧?往那里埋?公墓里也得三、四万,每年还得交管理费。不让老人入土为安了,难道是放着晒得臭了?

二是孩子们都不在本地,干什么都不方便。以后犯不着因为一个死人,来回奔走上坟,过各种节,什么五七、周年的,挺烦人。况且回了村里,一个人也不认识。本族的人,又因为我父母的原因,都有矛盾。不打交道就行了,没必要往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里面掺合。

至于我那些侄儿侄女,都是一群白眼儿狼。蹭了我几十年饭,到头来还想着算计我的财产(参见我写的《你见过最无耻的蹭饭》一文)。这样的人,还是不打交道为好。因为他们的字典里,只有白吃白拿,没有感恩。

所以,一旦我离开了人世,是不会回老家安葬的。孩子们在那里工作,就在那里养老。死了,就地找个地方打发了就行。何必非要落叶归根呢?

网友回答:

大部分出生农村的城市人,老了都愿意落叶归根。但是,如果要他们死后安葬在老家乡下,大部人又是不太愿意的。这确实是实话。

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?

农村出身的人,尽管在城市里工作、离开农村几十年了,但是等他们退休以后,他们还是愿意回到自己出生的乡下的,那就落叶归根。

因为,那里有他们童年的记忆,有他们美好的回忆,有他们小时的一切——在城市里所没有的一切。

所以,到老了,他们开始想寻找记忆,他们想回到那童真的时代,回到那孩提的时代,回到那过去无忧无虑、天真无邪的时代。

然而,等真正到老了,比如说80多岁、90岁了,到快要离开这世界的时候,他们似乎又不太愿意留在乡下了。一方面,是乡下的医疗条件太差了,自己的健康、病痛,无法得到及时医治和解决;另一方面,是死亡来临的时候,忽然又觉得城里才是自己生命终结的归宿。

原因其实也很简单,因为,自己毕竟还是城里人,自己的子孙后代也都在城里,如果安葬在乡下,还是不太妥当的,这也完全可以理解。

网友回答:

父亲的堂哥要还在世,按说今年才66岁,但实际到现在他已经去世了两年有多,要不是村里要修缮祠堂,村长号召本族男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,这事才被大家知道。虽说他家这样做事让人费解,可村里有上了年纪的人说:这其实是他连死也在跟骨子里的自己较劲爱慕虚荣的结果!

父亲堂哥是他家的独苗,早年接班自己父亲的岗位 ,一家人便都去大城市生活了。后面随着自家经济和生活条件一天一天跟村里人拉开了距离,可每次回村都两手空空,哪怕逢年过节给小孩买一颗糖的事情也没有过,但却总爱在村里人面前说话高上半个调,说:“这你就不懂”,“这你就没见过了吧…”,于是有忍不住的村民就说他是“铁公鸡一块只会耍嘴皮子,其实没啥本事”,他气不过人家就说人家这是“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,没见过世面”。

之后他每次回村言行举止还都一样,村里人就渐渐变得不爱你搭理他了,连自己本家堂兄弟关系也日渐疏远起来,后面他觉得没意思,就变得越来越少回村了,哪怕清明祭祖也不一定每年都会回来,有时会隔五六年才回来一次。甚至村里有什么红白喜事通知到他家,也不见得他们会回来。

加上村里一直变化不大,没有什么拆迁征田地的事,所以也一直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直接找到的他,就这样他家的情况,对村里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。

最近经村里绝大部分人同意并决定, 要对村中的祠堂进行修缮和扩建,同时这事还要一一通知到在异乡的本族男丁,希望他们能抽时间回来,一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。也是,直到这个时候村里人才知道得知他人已经不在的这事。

据我这位堂大伯儿子电话说:“他爸是在他63岁时走的,得的是胃癌晚期,是不治之症。人在不到两年时间就从一百四五十斤消瘦得只剩几十斤了,一直吃不好睡不,挺折腾人的。我建议他要不回老家住一段时间,或许情况有所改观,他说他哪也不去。最后临终前去医院看,医生说他已等不了太久,这时我又问他要不要跟村里人说一说,他躺在病床上只是一个劲的摇头,他说他不想死了才给机会让村里人笑话他可怜他,并且再三交代不要把他的事告诉村里人,还说如果他死了,将他骨灰撒到大海就可以了,还说了一句什么落叶归根都是屁话。 ”

堂大伯为什么患绝症甚至要死了还会说出这种话来呢? 这时,村里有上了年纪的人不约而同地说:这其实是他连死也在跟骨子里的自己较劲爱慕虚荣的结果!

原来堂大伯自从接班在城里生活了,因为单位效益和福利好,又在不久当上了一名小领导,与村里人要不靠耕田种地,要不去帮人做泥匠活过日子的相比自然都要混得好,加上他心气高爱虚荣,希望人人都知道他在外面确定混得好。 可奈何村里人很多人并不这么认为,毕竟你过得好不好跟我有啥关系?

就比如,他以前回村经常说:我这一身衣服是名牌,可不是集市地摊的普通衣服,是得到专卖店才能买到的。当时“专卖店”对村里很多人来说还是一个新词。有时回来见村里也有人开始穿他同样牌子的衣服, 他就会问人家多少钱在哪里买的,见人家不好意思说,他就一嘴咬定别人的假货,最后搞得村里但凡有人跟他撞衫都先自我声明一下“我的是假货”。

又比如说到吃喝方面,他说:我很久就没再喝啤酒了,档次问题;白酒也不怎么喝了,伤身;现在主要是喝红酒,喝红酒养生。要知道,当年在村里,家里每隔两顿能有块肉吃就已经很不错了,那里还懂什么叫养生?

而他每次回来都迫不及待的要在村里人那里,吹虑自己穿着光鲜和喝香喝辣的,总是要显得自己在村里人面前是一副高高在上与众不同的样子;可他每次回到村里,别说给村里的叔伯兄弟带点手信了,那怕逢年过节给村里小孩带上几颗糖果也从未有过,最让人讨厌的是,他临走时还巴不得村里人都给他送点土特产什么的,这都什么心态?

你说那怕村里人再老实巴交的,总不至于一再傻到给这种“白眼狼”免费吹嘘交智商税吧,于是我这位堂大伯当年在村里就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不少人,估计他自己也万万没想到,高人一等的他竟然才到中年就要不行了,出于自身爱虚荣的人设和骨子里认为自己跟村里人不一样的心理,害怕乡亲们笑话他,甚至可怜他,哪怕在他死的时候也不允许,可见在他内心乡情是多么的一塌糊涂,也就不难理解,他会说出:“将他骨灰撒到大海就可以了,什么落叶归根都是屁话。”

这就我老家一个农村出生的城里人,直到自己死了也不愿意落叶归根回家安葬的情况,说真的,这种看不起自己的根的人不回老家落叶归根和安葬,我觉得这反倒是对老家最好的一种交代。

一个底层农二代@装着阳光,阅历见解有限,不喜勿喷,还请见谅!

网友回答:

我有一个堂幺爹,(堂幺叔)据说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,就从农村出去上卫校、当医生了,从此就没有回过乡下!

他在我们这些后辈的脑子里,就是一个传说,从来没有见过!因为我们是60后。

老辈们说:这幺爹长得高大英俊,肤白貌美,妥妥的帅哥一枚。因为他排行老幺,更得到了父母的溺爱,加之他还上了学,并且成绩很好,所以才有上卫校的机会。

也是在上卫校期间,他和他哥嫂发生了矛盾。原因是:他父母年事已高,上学的费用必须要由哥嫂帮助。哥哥无意见,嫂嫂就不好说话了,常常抱怨,而且是在父母面前抱怨,于是,父母又对自己的幺儿说:尽量节省开支!

在那个年代,人们的生活状况是如何差,就不用细述了。

当哥嫂的既要照顾年迈的父母,又要照顾自己的孩子,还要帮助上学的弟弟,心里的酸楚,可想而知!这有文化知识的幺爹却不这样想。觉得自己是在别人下巴颏下面接饭吃,“吃的受气饭”,心里非常不爽,觉得哥嫂,特别是嫂嫂对自己太刻薄,连父母都不待见自己!

人啊!知识的多少与对作人的正确认知不一定是成正比的。

堂幺爹工作了,挣钱了,接着又结婚了,养儿子了。他已多年没回家了,这只是别人的传说。

也是在此期间,他的父母(我的六公、六婆)也相继离世。他生不供养,死不丧葬,全部是哥哥姐姐们的事情!

他对自己的原生家庭有一种无名的怨恨。

据说,六公离世前,(他老人家读过书的)念了一句明代诗人曹学佺的对联:仗义每多屠狗辈,负心多是读书人!以表达对幺儿的不满和其他子女的褒奖。

七十年代,听长辈们说:堂幺爹的老婆,在六八年,生下第二个儿子后,就生病了,精神病。每次发病时,既打孩子,又打丈夫。孩子又惊又吓,哭天喊地,爸爸不在家,他们不敢进屋;丈夫的脸上,被抓的伤痕从未痊愈,旧伤未好,又添新伤。

家里的东西,见啥砸啥。箱箱柜柜,锅灶碗盏,铺笼罩被,无一完好。

堂幺爹几近崩溃!

他的哥哥姐姐们进城对他说,想把俩孩子带回乡下,帮他照顾。乡下虽然苦,但孩子会安全许多,他可以安心给妻子治病。

堂幺爹断然拒绝了。

说哥哥姐姐们并非真的想帮他,而是来看他“笑神”的!(笑话的意思)

这个时期,因为生活的不如意,他已经产生了不好意思回家的心理了,但还常常以李清照: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的诗来向熟人表达自己的“志气”!

八十年代,堂幺妈因疯病加重,不幸离世。堂幺爹也快退休了,两儿子也成家立业了。他松了一口气,心气也不象过去那么高了,在城里,偶尔遇到乡下的熟人,也会点头招呼了!

有一次,他大儿子回到老家,找族人给他父亲物色一块墓地。族人很热情地接待了他,并给他父亲在老坟林指了几块墓地,任由他选!

不幸的是,这位堂兄回城不久,就诊断出了重病。虽然花掉了家里的积蓄,仍然没留住他年轻的生命!

堂幺爹受不了老年丧子的打击,精神一倔不振,高大的身躯变成了佝偻的体型。据看到过他的人说:他随时一个人在街上转悠,嘴里念念有词,却不知道说啥。老远看到认识的人,他会绕道而行。如果迎头碰上熟人,他也会把头扭向另一边,匆匆走过!

九三年,他小儿子回老家,看望他几个叔叔和姑姑。

他说:他父亲八七年就过世了。原来本想葬于老家,又怕别人看到他的坟头就说起他的故事,就坚决不葬回来了!

从那以后,堂幺爹的小儿子,每年的清明节和春节,都会带着老婆、儿女,回来为祖先扫墓和祭祀!

至于堂幺爹葬于何处,我们没有问,觉得不好问!

网友回答:

“我要叶落归根呵”!老父临终前的一句话,把杨老二累得够呛!带着老父(骨灰盒)从成都自驾到浙江桐庐富春江边,那个有严子陵钓台的小山村,三姊妹加上侄儿侄女四辆车,我的天屁股都坐疼啦!毕竟他也是56岁的人啦!

杨老二的父亲早年从浙江考入西南财经大学(原名四川财经学院),毕业后在成都就业安家。老父母健在时,他平时就寄些钱回家由兄弟们照顾日常生活,但每年春节是必须回家祭祖吃团年饭的……

父母过世后,他每两年回家一次,不是春节便是清明,但随着年事渐高,特别是俩哥离世后他回家的次数越来越稀,可思乡的情绪却越来越浓……

去年秋天在华西医院做了癌症切除手术后他自感时日不多,便把3个儿女召集来安排后事,其中一点就是要叶落归根,回到富春江畔,跟父母哥弟们住在一起!他说:“现在的公墓只有20年使用期,到时要续费,上次去磨盘山公墓“看望”老同窗见过通告,不续费就要弄掉!你们可以给续20年,以后呢,谁说得清呵,还是住祖坟园稳当,那山坡不续费也不会平掉”!

“唉!还是老牌大学生呢,思想还那么守旧……”牢骚归牢骚,父命难违呵!本来己经找阴阳(迷信看阴宅的人)去磨盘山看好了位置的也只好作罢……老母亲听了补充一句,“那我以后也要叶落归根,免得在这儿做孤魂野鬼,还让你们破费大几万”!

我和杨老二聊,现在新的公墓管理条例出台后,有些在农村出生的城里老年人,有条件的都想将来叶落归根……他们讲“住”在那里逢年过节还能“闻到”鞭炮的味儿……不过现在想回去真的还有点难,因为祖坟的空地越来越少啦……

网友回答:

有些城里人出身农村,可直到死也不愿落叶归根回乡安葬,为什么呢?你所说的问题,据我了解大概有一部分人是这样,就是原本出身在农村,离开家乡以后,来到了城里,在城里安家落户,在城里生儿育女,直到死都不愿意落叶归根,回到家乡安葬。

这里面主要原因有两个,

其一,离开家乡几十年,刚开始还能偶尔回去看看,时间久了,老家的房子,老家田地,老家的菜园子,包括老家的一些近亲属都没了,到后来几乎都不愿回去了,而这部分人所生子女都是从小生在城里,长在城里,最后落户也在城里,工作在城里,生活在城里,对家乡既没有印象,也没有感情。他们只觉得自己就是城里人。只把自己当城里人,当他们的父母百年归世之后,为了祭祀的方便,为了扫墓的方便,就给他们的父辈们安葬在了城区的附近,或是公墓,或是自己买块地方。所以,就没有回乡安葬。

其二,家乡安葬是有规矩的,比如某个家族,从过去延续至今,一代接一代的族人,总会源源不断的对本族的墓地进行打理、进行修缮,特别是对本族的先祖、长辈,树碑立传,而修缮祖坟,树碑立传就得族人们分摊费用,如果你从来都不关心这些事情,从来都不拿一分钱费用,你想回家乡安葬那是不可能的,那样会遭到全族人的抵制和反对。这样也会导致那些离开家乡的老人无法做到落叶归根,无法回到家乡安葬。

不过有些人,虽然离开了家乡,可是对家乡的人、对家乡的事,总是热心关注,慷概解囊,无论走出家乡多少年,无论距离家乡有多远,从不间断联络,从不间断关注,这样的人就是为了到老时能落叶归根,能回乡安葬。

现实的讲,目前两种情况都有,我们也不能评价孰是孰非,更不能判定谁对谁错。各人有各人的想法,只要自己愿意,只要觉得对,我们没有必要去干涉,就算你想干涉也干涉不了不是,所以我们在这里评论,也仅仅是评论而已。

网友回答:

关于这个问题,每个家庭的实际情况不一样,不是他(她)们,不愿意死后叶落归根,而是这里有许多无奈。

就拿我的父母举例来说吧:我的父亲是五十年代末六十初,响应国家号召,支援三线建设,从农村老家,来到甘肃省酒泉,也就是酒泉钢铁公司的初期阶段的建设,在中国有色第八建筑公司安装公司参与酒钢公司的建设工作。

后来又调到甘肃省金昌市金川有色公司工作,即原来的中国有色八八六厂。

在他患病到晚期的时候他就嘱咐我们姊妹几个,在他去世后,葬到老家我爷爷奶奶的坟前。由于我们全家人后来都辞别故土,随父举迁到甘肃省金昌市,老家就剩下堂叔伯兄弟三家人。

后来我的伯父(独身和我们一起生活),母亲相继去世,又都葬在这里。因为,考虑到,一个是我们兄妹几个都在这里已经安家落户,离老家太远,每年的祭祀活动又不方便,二是,老家的土地都已经分配给他人,可以说是无有立锥葬身之地了。

生是故乡人,死是他乡魂,只有梦回故乡,漂泊在外成为异乡异客了。

所以说,我们就违背了父母,伯父的遗嘱遗愿,他(她)们生前的遗愿就难以实现了,使他(她)们,难以叶落归根魂回故里了。

网友回答:

我是安徽安庆人,现在定居在江苏苏州,老婆孩子户口都移到苏州这边了!我的愿望还是希望死了能葬回老家,所以我的户口还在老家,至于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,估计还要看我儿子混的怎么样。

他混好了,买墓地那点钱他觉得不值一提,估计我就回不去了,毕竟葬在苏州这边他扫墓方便一点,那样我也希望能葬在苏州,死去元知万事空,但总不希望死了坟前烧纸的都没有,如果他混的不好,那我就只能葬回老家了,我毕竟还是那边人,那边还有我的户口宅基地,就是真的葬回去了,开始一两年估计能有个烧纸的,过几年的话估计三年五年都没人看了,毕竟对于后辈来说,生存才是最重要。我也不希望他们为了看我而影响他们的生活。

至于说死也不愿意叶落归根的,我敢肯定他家后辈是混的比较好的,并且还是比较孝顺的,买块墓地花不了多少钱,年年可以去看看。真的相隔千里,每次想去看看都得花费多大精力,更何况年代久了,距离又远,给后代带来多少麻烦。

更何况,农村,真的太复杂,鸡毛蒜皮的事超多,说不定你下葬还没几天,原来跟不对付的那家人搞不好找个理由就把你坟搞掉半边,孩子们几年后回家找都找不到,谁干的,鬼知道,农村的美好,现在也只存在四五十岁以上的人群的记忆里,在年轻一点的,农村对他们那直接就是诗与远方了,想起来可以去看看,没想起来就没想起来,反正他就在远方。

能在可以提供更好生活条件的地方好好生活下去,那就一定要坚持下去,回到从前,不建议。

网友回答:

不是不想回去,而是农村的山岭都分到了户,没有地方安葬,虽然自己的兄弟分有山岭,也愿意给安葬,但是,每年清明扫墓看了看他们的自留山,风水并不好,主要是五行水法不合,不能安葬。

自己出来几十年了,家里没田没地没山岭,所以,老了不打算叶落归根,在城市死了后火化埋在树下,如今己过五十了,早以和儿女们说好了身后事,并立下遗嘱,分好了财产,人过了五十,身体一年不如一年,说不定那一天睡下就醒不起来了,所以,凡事都要做好准备。

现在农村安葬,好的墓地基本上没有了,去年小舅子请地理先生看中了一块风水宝地,准备用来安葬他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岳父大人,可是,这块岭是别人的自留山,想要占用,必须要经过主人同意,后来,我们直接找到了山岭的主人,一开始愿出五万元给他,把这二十多平方的山岭给我们都不肯,后来提高到了八万元仍然不同意,他说,现在适合安葬的地很少,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给了你们,到时我和老婆,还有子孙老了死了无地方安葬也是难,所以,给再多的钱也不行,既然他考虑那么长远,再商量也是无结果,因此,直到现在岳父还躺在最初埋葬的地方,没有捡骨从新安葬。

现在农村有人过世也很麻烦,有些生产队留有一个山头专门埋棺材,有些生产队没留有,全部分到了户,所以,有些人分的自留山离家七八公里远,而且路也不好走,上个月老婆的舅父去世,只好埋在离家不到三百米的旱坡地上。

其实,人死了安葬在那里都一样,但是,如果农村有地安葬,不用花费几万元墓地费,现在的人,生也难,死也难,有些城里人死了没有钱买墓地,只好把骨灰盒暂时安放在殡仪馆,每年交几百元费用,不过,好在能住楼房,风吹不到,雨淋不着,就是每天被锁着门,出入不方便。

网友回答:

心伤了,会疼。

人伤了,会恨。

“三啊,大(我们那儿管父亲叫大)光吃你给我买的药了,没吃过你给我买的好吃的。”

我怎么都沒能想到,我一生木讷的大,走在我怀里时,会给我留下这么一句话。

这句话,折磨了我一生。

我悔啊,心太粗了,我愧对我大……

我大有夜游症,是因我大哥而患上的。

大哥年轻时,处了个对象,姑娘就是我屋后一墙之隔的邻居。

那个年代,在农村,那个姑娘,算是挺开放的。

那时,还是大集体,生产队出工时,那姑娘总跟队长说要跟大哥分在一起。

他(她)俩一起锄地,一起拔草,挖河工时,他(她)俩共抬一个筐,休息吃饭时,哥到哪,她到哪,有时还会躺在哥的怀里。

这在那个年代,这算是疯狂的,会招人白眼的,但她全不顾,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跟大哥在一起。

他(她)俩的事,全村人都知道。

我娘跟我哥说,我们家太穷了,跟她家不是一个层级的,你俩不能谈,不能成的,最终会伤了你。

我娘说得对,最终,女方的爹,硬逼着他闺女,嫁给了我邻村的一个男的。(那姑娘后来得了神经病,这里暂且不提。)

那姑娘出嫁后,哥哥发病了:白天还好好的,生产队里的工,一天也不落着,晚上吃罢饭就外出,一个人,在村外的田地里瞎转悠,有时能转一夜,夜夜如此。

大,每夜都得到地里去找哥,喊他回家,他还不回。

大在地里找哥,娘在家里哭。

大概一年后,我们本生产队的一个说媒的把她的邻居家的姑娘说给了我哥,沒想到,他(她)俩居然还成了,这姑娘就是我今天的大嫂。

我大哥和我大嫂结婚以后,我大哥正常了,但我大开始出问题了:夜里睡觉开始大呼小叫地说梦话,经常夜里外出,跑到半夜才回家。

我中专毕业后,我把我大的情况跟我厂里的老大夫说了,问她如何才能治好。

老大夫说,我大是被大哥的事刺激的,神经出了问题,需要吃药调理。

于是,我每次回家都要在厂医务室给大开许多管脑神经的药,印象最深的柏子养心丸,大吃得最多。

九六年,厂子破产,我下了岗,随后应聘到一家私营企业。上班半年,大患了肺癌,我从公司的财务部借了7500元回家给大看病。

最终,没能救回大,大给我丢下这么最后一句话,走在了我的怀里。

我悔,我愧,我哭干了眼泪。

大走后,我把对大的愧疚全弥补在了我妈的身上。

无论我在外生活有多艰难,一年回家两次,一年给妈5000元钱,另外还给妈买许多妈爱吃的。

给妈钱,其实不光是弥补我的亏欠(我在外地,不能陪在妈身边。),也是想给家中的哥弟仨减轻点负担,我总感觉我在城里挣钱比他们种地来得容易些。(其实我在外也挺艰难,总爱打肿脸装胖子。)

无论我多努力,我家还是出了乱子……

娘能自理时,一切还算风平浪静,娘岁数大后,开始过上了轮流日子,轮流到老二家时,在老二家生活的老娘跳了河。

老四把老二揍了一顿,我骂老二不是个东西。

从那以后,我和老四两家跟老二断了联系。

今年四月二日,九十三岁的娘寿终而去。

守灵夜,大哥摸着娘的棺柩,恨娘恨了半夜,把他所有的人生不如意全怪在了妈的身上。

我此时才明白,我们家的乱子,矛盾根源出在大哥的身上。

在赡养妈的事上,他从不主动,啥也不说,任凭兄弟几个在那乱。

原来,他记恨娘。

四月七日,殡罢娘,兄弟四个,分完帐,坐在一起,吃最后一顿散伙的饭。(大家都明知)

席间,大哥疯疯癫癫,哭哭啼啼,又开始恨起了娘。

我实在忍不下去,桌子一拍:想想自己的命是哪来的?娘这辈子为啥没有闺女?当时,有口吃的,都留给了你,娘和夭折的姐姐只能在一边喝清水(大哥是58年出生的)。

这都是妈活着时常跟我们说的。

我小时候,妈想死去的闺女,夜里常常哭,我是见到过的。

妈想闺女,哭干了眼泪。

说罢这些,我转身而去:兄弟情,到此为止,我百年后,宁愿葬在外地,也不会和你们葬在一起,下辈子绝不再和你们做兄弟。

娘走了,家散了,娘走后的这半年里,我们兄弟都互不联系。

这更增加了我的决心:等我将死时,我会跟儿子说,别把我送回老家,把我葬在徐州。

老家有我娘,老家有我大,我还会交待儿一句:逢年过节时,给我烧罢纸,再回老家去给你爷爷奶奶烧点纸,他(她)们是最疼你爸的。

大爷、叔叔、你就不要再烧了,他们和你爸我没有关系。

写到这里,我落了泪,难过!伤心!

漂泊在外几十年,谁不想叶落归根?

只是,父母已去,兄弟情尽,侄辈更不会认你。

你已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地人,回去作甚?

哪儿的黄土都埋人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